服务电话:133921763
当前位置: 主页 > 月嫂公司 > 正文

广东科技创业型企业从雏鸟长成壮鸟

发表时间: 2021-06-10

  在东莞市常平镇南埔村,仅仅5年,一座科技城就拔地而起。因为这座科技城,常平一跃成为东莞东部的科创中心。

  5年前,这里只是空置的旧厂房。原来的工业重镇因为要素价格优势不再,大量企业陆续外迁,被迫“腾笼”之后,引进哪种“鸟”,一度让当地的决策层头疼。常平忍住一时的GDP冲动,决定将眼光放远。2009年4月,常平将旧厂房打造成了一个科技孵化器——“常平科技园”,将发展的希望投向了科技创业型企业。

  通过公共服务平台的搭建和融资平台的引进,常平科技园慢慢打造一条壮大科技创业型企业的完整“孵化链”,促使引进的“雏鸟”渐渐羽翼丰满,成长为“壮鸟”。去年底,常平科技园成功晋级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成为全国首个村镇级国家科技企业孵化器。

  常平科技园并不是孤本,经过广东多年对科技创业企业孵化链的完善,很多孵化企业从“雏鸟”长成“壮鸟”,成长为我省的骨干大型企业,支撑了我省产业转型升级。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年初,我省孵化器累计毕业企业近万家,其中上市企业约50家,毕业企业总收入超过3000亿元。

  从常平制造到常平创造,常平科技园的管理方、广东东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吴亮明表示,“现在这里是‘常平科技创新中心’,但在5年前,科技产业园区的入口挂的牌匾是‘常平工贸工业城’,而且之前已经挂了近十年。”

  南埔村最早是一片荒山野岭,20多年前,常平开始在南埔村规划建设工业城,由于工业城的飞速发展,南埔很快崛起了一座新城。“最鼎盛的时候,园区里有上千名工人上班,被周边的村民视为一种荣耀。”吴亮明回忆说,由于制造业的繁荣,带动了当地服务业的发展。

  然而,随着经济的繁荣,常平的物业租金开始逐年上升,导致工业城内的企业被迫外迁,昔日繁华的工业城逐渐凋零,到了21世纪初,南埔已经沦为一座“空城”。

  常平镇科技办负责人说,工贸工业城空出了30亩的旧厂房,当初一度考虑过出让土地做房地产项目,“但总觉得这样的处理方法虽然可以冲一时的GDP,但没有发展后劲,后来才慢慢规划做成科技研发的孵化器。”

  2009年4月,经过历时近一年的筹备,东莞市常平镇南埔村的工贸工业城实现华丽转身,成为一个科技创业型企业的聚集地——常平科技创新中心。

  “虽说孵化器的雏形是搭起来了,但作为一个镇街级的孵化器,平台还是太小,能不能引进潜力好的初创企业,说实话当时我们自己也没信心。”吴亮明说,经过管理团队的思考,大家一致决定先把平台做扎实、做完整,为进驻企业提供他们能想到的所有服务,“因为在新经济时代,引导产业管理的工作重心聚焦于培育科技创业企业和服务创业企业的平台。”

  针对小孵化器服务平台小而弱的特点,常平科技园首先把突破口对准了公共创新服务平台,“我们搭建了许多技术创新支撑平台、技术检测平台,联合上海二工大、华中科大等高校的专家,为企业提供技术研发实验、人才支撑等服务。”吴亮明说。

  同时,为了解决企业创新发展中面临的政策性、事务性难题,吴亮明的管理团队整合园区、行业、政府等相关资源,引进“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广东分所”、“常平镇知识产权服务中心”、“广东湛清律师事务所”等专业性机构,设立服务中心,为入驻企业提供政策咨询、工商税务、法律和知识产权咨询等增值服务。

  对于每一个新生的孵化器而言,如何解决入驻初创企业的融资难,一直是老大难问题。吴亮明说,常平的解决办法是两步走,一边通过自身设立种子资金,另一边与东莞银行常平分行、东莞市莞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10多家企业和金融机构合作,以种子基金为引导,采取无息贷款、股权融资、创业资助等方式,为不同类型、不同阶段的企业提供投融资服务。

  目前,常平科技园每年为企业提供各类信息服务达1000余次,并为上千家企业提供工业设计、检验检测等高技术服务。园区累计孵化企业121家,毕业企业28家,研发投入超7500万元,出口创汇650万美元,总产值超4.2亿元,成为常平乃至东莞“腾笼换鸟”工程的典型样板。

  跻身为“国字号”孵化器后,常平科技园有何打算?吴明亮透露,常平科技园将扩建一栋23层4万平方米的科技大厦,建设“创业苗圃+孵化器+加速器”于一体的完整孵化链条,探索实体孵化与虚拟孵化相结合的方式,加速镇域经济转型升级。